2021欧洲杯投注官网_欧洲杯预选赛-滚球平台

图片

全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携手打造高质量发展典范

规则,就是生产力——郑永年、陆铭教授谈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发展

  • 2021-12-20 09:35:55
  • 来源: 广州日报
  • 分享到
  • -

  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发展内外环境发生深刻变化,面临许多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需要正确认识和把握。其中之一就是要正确认识和把握实现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和实践途径。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既要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不断创造和积累社会财富,又要防止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目标,首先要通过全国人民共同奋斗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把“蛋糕”切好分好。这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要稳步朝着这个目标迈进。

  12月18日,在南风窗传媒主办的“2021中国社会价值年度榜”颁奖盛典现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郑永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现共同富裕是追求一种包容式、开放式的发展,同时,在实现过程中我们也面临着内外双重挑战。

  郑永年

  从某种意义上说,共同富裕的目标可以理解为就是做大做强中产阶层。

郑永年

  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代表的地区必须通过深化开放,实现可持续发展,鼓励外向型企业走出去,同时吸引国际资本、卓越人才和高端技术留下来。

  陆铭

  在经济风险的不确定因素越大的情况下,大的城市群、经济发达的地区,在稳增长、稳投资、促消费方面要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陆铭

  广州作为第一批国家推进培育建设的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值得期待。

  共同富裕就是要做大做强中产阶层

  从外部环境看,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郑永年认为,全球化从“超级全球化”走向“有限全球化”,让中国的外循环受到很大的影响,最典型的就是美国要与中国脱钩,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是个很难逆转的趋势。但另一方面,他提醒,中国经济很有韧性,美国一直想把生产线搬回美国,但一直没实现,也不可能实现。他强调,双循环战略是非常正确的,即对内提高内需、对外保持开放。

  郑永年教授认为,这也正是为什么现在强调共同富裕的原因。从某种意义上说,共同富裕的目标可以理解为就是做大做强中产社会。从消费的角度看,任何一个国家,富裕阶层是消费过度,穷人是消费不足,真正能消费的是中产阶层。但中国的中产阶层目前还不够大,共同富裕就是要做大做强中产阶层,提高内需。

  值得注意的是,提高内需并不是“内卷化”,特别是对于粤港澳大湾区这样依靠外向型经济成长起来的区域来说,外循环同样重要。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代表的地区必须通过深化开放,实现可持续发展,鼓励外向型企业走出去,同时吸引国际资本、卓越人才和高端技术留下来。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陆铭在现场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在经济风险的不确定因素越大的情况下,大的城市群、经济发达的地区,在稳增长、稳投资、促消费方面要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因为这些地方集聚了中国最好的生产要素,科技水平也最发达,尤其像粤港澳大湾区,这里的民营经济实力非常强。

  陆铭教授进一步指出,现在国家要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广州作为第一批国家推进培育建设的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值得期待。广州的变化将引领整个中国接下来的消费升级,启迪大城市如何在推动消费升级里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南沙、横琴、前海要以点带面

  郑永年教授则建议,下一步,南沙、横琴、前海三个点,要以点带面,统一步调,起到先进规则的融合示范作用,在国家高水平开放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共中央、国务院于今年9月5日和6日先后印发《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和《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对于这两份文件的出台,郑永年教授认为,“横琴是专门指向澳门的,前海是专门指向香港的。”那么,“广州南沙扮演的角色应当是将澳门、香港两边整合起来”,所以,“南沙下一步的发展,实际上要引领的不仅是广州,还要引领整个大湾区的发展”。

  按照这个构想,大湾区以及广州的下一步该朝哪个方向发展呢?2021年12月17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强调,构建新发展格局,迫切需要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

  事实上,这也正是粤港澳大湾区下一阶段建设的重点方向。一方面,要建设国家统一市场,就是要统一规则,郑永年教授强调,规则非常重要,它就是生产力,所以广州南沙要对标。

  中国在新一轮开放中需要从规则上争取话语权,粤港澳大湾区更要把握机遇发挥领头羊作用,率先以点带面制定和推行统一的规则。比如中国已经和东盟国家签署了RCEP,并正式申请加入CPTPP,我们通过对标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才能把大湾区真正融合起来,给出一篮子的政策与实践。

  为什么粤港澳大湾区可以做到?在郑永年教授看来,无论是东京湾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还是中国的长江经济带,相比世界各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有它独有的特点:“一国两制”。

  这意味着,不同的制度之间产生的不是一种物理反应,而是化学反应,它会产生新的一个制度、新的体系。因此,粤港澳大湾区早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经济发展的概念、社会发展的概念,而是一个制度创新的概念。

  “制度性创新”是这两年的一个新概念。这个概念非常重要,因为政策可以因实际情况变动,但是制度性开放是永恒的,我们要通过制度性的开放来保证我们永久的开放。

  陆铭教授注意到,现在粤港澳大湾区在新建大学,包括跟香港的一些大学进行合作办学。“这个路子是对的”,因为粤港澳大湾区未来恰恰需要内地的这些大城市,甚至包括周边的一些中小城市,跟香港的大学进行合作、办学,这样才能提高我们的办学水平,“胆子甚至可以更大一点,引进更多的国际办学”。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